四月新文:23本「宫廷侯爵文」

他们出生就被各自的母亲互相调换,偷龙转凤,太子成了世家子,世家女成了公主,从此逆转人生。

王悦是琅琊王氏麒麟子,自幼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文才武略,完美无瑕,每次出街,就有女郎结伴围观,大呼“娶我”、“我要给你生儿子”,简直是大晋顶级流量,女郎们从街头堵到街尾,其疯魔堪比后世的私生饭。

清河是公主,骄奢风流,玩弄权术,“别人家的坏女孩”,绯闻驸马传了一个又一个,传谁谁倒霉,简直“有毒”,母亲是著名的纸糊皇后,被废了五次,因而女儿清河公主的婚事一波几折,无人敢娶,京城贵族教育自家女儿,皆说“千万不要学清河公主”,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殊不知清河好几次暗中警告王悦,“不要再搞我的候选驸马了,再搞下去我就真成了嫁不出去的公主,到时候我就传出你是我的裙下之臣,赖上你当驸马。”

王悦在竹林里像个谪仙似的烹茶,抬了抬眉头,“麻烦你快点传——你以为我至今未婚是因为什么??”

她还知道叶凌渊登基后,因为对大伯一家曾经的虐待怀恨在心,狠狠报复叶家,她和爹娘也没能幸免。

重来一世,她发现少年和她记忆中的人天差地别,忍不住靠近他,却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漩涡之中。

蓁蓁十六岁时,年轻的帝王将妄图娶她的人流放抄家,随后一道圣旨召她入宫侍君。

世人都言,叶氏蓁蓁,名动京城,容貌清媚绝俗,可偏偏陷于暴君之手,成了一只笼中雀,不得自由。

帝王将她搂进怀里,以不容窥伺的强势姿态,宠溺轻哄:“蓁蓁是我的心头血。”

被二哥扇了巴掌,被三姐姐夺了未婚夫,被大哥剔除了家谱,还有个五岁大的胞弟时不时戳她痛处。

华容舟离了王府不过三月时间,华家三兄弟眼瞅着亲妹妹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3. 高亮:女主前期弱弱弱!开局没有金手指!本文非典型爽文,非典型虐文【高亮】

钰小宫主生性恣意,舔得刀尖的血,也踏得欲碎薄冰,却至死不信人间有情,不信长公主有心。

再世重来,她不想再当那恃美行凶的小魔女,收敛锋芒,扮弱装惨,只想讨长公主欢心。

姜泠是明昭帝最疼爱的女儿,为爱任性忤逆血亲,最终也只不过落得一个众叛亲离,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姜泠不爱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更不爱名动江南的大才子,只想逗逗府中的小暗卫。

然而进宫拜见的第一天,商婵婵愕然:给我倒茶的宫女居然出身荣国府,姓贾名元春!

发现自己穿越进红楼世界的商婵婵握紧拳头:我要救林妹妹,我要救林公,我还要救……呃,可惜目前年方八岁。

商婵婵:如果说林黛玉是命中注定泪尽而亡,那我就做她命定之外的人形金手指!

高亮排雷:黑贾家二房 黑薛家,会有啪啪打脸贾家薛家的苏段。金陵十二钗,各花入各眼,宝钗粉湘云粉误入请叉掉吧不收人参哒,在此鞠躬啦!

看着她们夜以继日地努力奋斗,陆湘表示宫廷生活真有趣,只想四平八稳地吃瓜看戏。

浓郁的香氛里,沈贵妃斜倚在贵妃榻上眼睑半闔恹恹欲睡,一支雪筑玉雕纤手懒洋洋搭在金丝绒软垫上。脚踏上跪着一个宫女,小心翼翼托着瞄上丹红豆蔻。

一个宫女踩过花纹繁复厚重的波斯毯匆匆走来,喜滋滋蹲身:“娘娘,敬事房吴喜来讨赏,陛下翻了您的绿头牌!”

这其实是一个掩盖在华衣玉食权利争夺下……活不好的苦逼男人追妻路。当然人是皇帝不会让自己苦逼,所以只能让女主苦逼┐(?-`)后期1V1

只想混吃等死却又每天被迫搬砖 皇后 VS 那该死的女人怎么可以不喜欢我了 皇帝

叶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书中那个不受宠皇后。她只想仰天大笑三声,按照剧情发展,她只需要每天混吃混喝,边嗑瓜子边看男女主和皇帝那个苦情男配虐恋情深,苟到最后一章圆满撒花就行了。

皇帝你不去你朱砂痣那里,天天往她宫殿里挤作甚?她已经看到妃嫔们要和她宫斗到底的小眼神了!

刚分开不到一刻钟的皇帝找了过来,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朕的女人,朕自己护!”

从一个土木工程狗穿成皇后,叶卿只想躺平当条咸鱼过上混吃等死的日子,但是为毛每天都在被迫搬砖?QAQ

2.作者菌非土木工程专业,文中的土木系知识是查资料的,不一定精确,表较真~

老皇帝患病当晚,苏绾梦到自己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皇帝,娶的皇夫年轻俊美,知情知趣。

苏绾捏着积攒多年准备开熏香店的银子左等右等,没等来赦令准许出宫,反而等来传说中暴戾又独断的新帝——那个在她梦里乖得不得了的皇夫。

是王朝兴衰,英雄美人,王孙公子,红颜枯骨的传奇,人们奔赴各自的命运,手起刀落,花自飘零水自流。

男人们以为走进了傻白甜的心房,没想到是走进了渣女的鱼塘,而且这女人还兼职海王。

姜雪宁愤怒了:贼老天溜人玩!姑奶奶天生八条腿!信不信我暴脾气上来[哔——]

翼国有一个特殊的存在,那便是温府,温府无名份无权,却被先帝保护的很好,直至先帝去世,新帝登基。

新帝登基,众人原以为,新帝会像往日那般照顾温府,但新帝偏偏没有照顾温府,甚至还将温府折磨的一言难尽,终有大臣看不下去,想用温家嫡女的温柔化解皇上的残暴。一夜大雪,温初酒被送入宫中。

她自然知道自己进宫没有好日子过,但却没想到,这男人比她幻想中的更为残暴,日日折磨,温柔的是他、折磨她的亦是他。

终有一日温初酒顶不住压力,服下假死药,只是她以为男人这么讨厌她会直接将她丢进乱葬岗,但醒来后,却发现男人不但追封她为皇后,更是整个翼国举国同哀,一年内不可再举行喜事。

经年再见,男人成为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炎卿帝,而她则是边境的一个小国里的公主。

温初酒看着那个发现了她没有死,又开始变相的束缚着她,囚禁着她自由的男人,毫不犹豫的跨出了殿门,背对着他,嗓音带着别样的疏离道:“祁琛,你放过我吧。”

男人低着头,一双眼泛着红,沉吟不语,紧接着,踱步走到她跟前,将一把匕首递到她手里,对着执意要走的温初酒,低声道:“如果你执意要走。”

“这天下归你,让我走。”男人嘴角自嘲的扯了扯,眼底有着近乎病态的偏执,道:“不然,温初酒,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要记住,你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ps但是不管男主怎么残暴,身心依旧干净,而且他很偏执,就算要欺负,也只会欺负女主,他其实也怪可怜的TvT)

上辈子,温软嫁给了位高权重的骁王,本以为可以荣安一世,却没想到骁王竟然造反了。

被牵连砍头,在断头台上,温软痛痛快快把骁王骂了一遍,还说若是有下辈子的话定要改嫁他人。

重生后,为了能保住自己这条小命,温软开始对骁王温柔小意,日日嘘寒问暖。希望骁王能对她倾心。

只是每次又娇又软的喊着“殿下”的时候,温软发现,骁王投来的目光,总是意味深长…..

骁王说:“上辈子在断头台的时候,觉得连累你了,心想若是有下一辈子,定然不会亏待你,但听着你要给改嫁他人,本王又觉得真有下辈子的话,得提前让你给本王陪葬。”

“但是本王现在觉得,每天看你对本王虚情假意表深情的模样,其实也是不错的。”

为不伤夫君体面,她隐藏身份,悄悄收起珠玉金簪,婚后和相公一起勤恳打理着戏班子。

直到一日,家门前里里外外围满了皇家亲卫,而自己的戏班子小夫君,一身蟒袍气宇轩扬的从亲卫中走出……

慕景娶了个小姑娘,小姑娘曾放狠话让自己好好疼她,因为她父亲是个杀猪匠,超凶的。

担心小娇妻怀疑自己以后,也是个三妻四妾的花心郎,他默默隐藏身份,脱去身上的华衣玉服,取下象征身份的皇家玉佩,换上青衣长衫,化身戏班少年郎。

他娇软可人的小夫人,展开双手将他护在身后:相公别怕,其实你老丈人是伯爷。

看着娇妻面上淡定实则声音都微微在发颤,他轻笑了一声,将她微微凌乱的头发拢于耳后,低声在她耳旁道:夫人也莫怕,其实你公公是当今圣上。

“江泽予,追我的人从这排到香山,你家境贫困,还坐过牢,凭什么认为我会陪你走到底?”

她说完分手,撑着伞走得决绝,捏着伞柄的手指苍白,再没看一眼少年那双暗沉沉又通红的眼。

一去经年,当年那个穷小子一朝翻身成了商界炙手可热的新贵,亦是她签约公司的最大老板。

她步步退让,他却几番刁难,冷漠神情中暗藏隐恨,她以为他恨她当年甩了他,却在男人醉酒后听到真话。

男人哑着嗓子,眼睛和那年一样红,更多的却是颓唐:“我没办法不恨你,谢昳,我那时候连机票都买不起,你让我……怎么去找你?”

多年后友人重聚,谢昳喝得微醺:“我这半生过得洒脱,少有悔事,要说有,便是当年的那段别离。若能重头再来,我宁愿蓬門荊布,三旬九食,也好过那般违心的分离。”

她本以为他是个普通读书人,没想到他居然是那位权倾朝野,杀伐果决的晏大都督。

一年后,沈嘉鱼被迫求到他头上:“QAQ都督大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放肆了!”

大病之后,眠棠两眼一抹黑,全忘了出嫁后的事情。幸好夫君崔九貌如谪仙,性情温良,对于病中的她不离不弃,散尽家产替她医病……眠棠每天在俊帅的夫君的怀里醒来,总是感慨:她何德何能,竟有此良夫为伴?

恢复记忆的眠棠看了看手里绣成鸭子的鸳鸯帕子,又看了看对面装模作样敲打算盘的他,忍着一肚子的脏话道:“我们都别装了好吗,摄政王?”

顾长钧发现,最近自家门口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少年徘徊不去。一开始他以为是政敌派来的细作。

后来,向来与他不对付的罗大将军和昌平侯世子前后脚上门,给他作揖磕头自称“晚辈”,顾长钧才恍然大悟。

顾长钧脸色黑沉,叫人喊了周莺进来,想告诫她要安分守己别惹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却在见到周莺那瞬结巴了一下。

周莺自幼失怙,被顾家收养后,才算有个避风港。她使劲学习女红厨艺,想讨得顾家上下欢心,可不知为何,那个便宜三叔总对她不假辞色。

同时,她又听说,三叔要娶三婶了?不知是哪个倒霉蛋,要嫁给三叔那样凶神恶煞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