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久攻不下引天皇震怒11军若再不胜横山勇所率将官全部玉碎

“57师的湖南老兵吴荣凯说,他们从来就没有怕过武士道,和鬼子面对面拼刺刀,没有人怕过,倒是日本人怕了,57师有个狠处,就是大家都不怕死。”

1943年11月的常德会战打到最激烈的时候,南门外还有一些建筑物,57师171团的子弟兵们在这里与日军逐屋争夺,那时每个连都有手榴弹组、火攻组,还有敢死队,敌军攻占了常德城南门外的房屋,子弟兵们就用手榴弹轰炸,用火焰攻击,让被日军占领的木制房屋燃烧,接着敢死队就端着刺刀冲上去,在烈火中与日军厮杀争夺。

这是一种多么壮烈的场景啊。从171团团长杜鼎的回忆录中,我们如同看到了当时的战场情景。那时57师还没有火焰喷射器,火焰喷射器要到滇西反攻时,才投入实战。

双方在烈焰腾腾中拼杀,倒塌的房梁随时会砸在他们的身上,但是他们谁也没有顾忌,都只想着把对方赶出去,用刺刀将对方捅倒。

日军接到的是死命令,天皇说11军拿不下常德,全体将军玉碎谢罪,将军玉碎了,士兵们岂能活命?中国军人接到的也是死命令,蒋介石要57师与常德共存亡,常德丢失了,将士们岂能独存?

这同样是一场无比惨烈的白刃战,它的惨烈丝毫不亚于石牌保卫战中的那场白刃战。不同的是,常德保卫战的白刃战长达一周,中国军人在鲜血飞溅与嘶声呐喊中让更多的敌人倒了下去;而石牌保卫战的白刃战只有三小时,中国军人在最关键的时刻,用刺刀赶走了日军,巍然挺立,他们身后就是战时陪都重庆。

日本鬼子不是一直叫嚣他们武士道厉害吗?然而中国军人的爱国意志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战胜了武士道!

57师有个机枪连连长,在掩体里阻击日本人,他看着日本人成批成批地冲上来,搞得很不耐烦,手一挥,端上刺刀,就带着一个排去搞肉搏。日本鬼子很害怕跟我们拼刺刀,有时我们要拼刺刀,他们转身就跑,边跑边摇手,那意思就是不拼了不拼了。

印象中,日本鬼子一直很害怕中国军人的大刀,《大刀歌》中的第一句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29军的大刀队让鬼子闻风丧胆,57师的大刀也让鬼子惊慌不安,为什么会这样?日本鬼子不是不怕死吗?不是有武士道吗?

抗战老兵裴大乾说,日本鬼子害怕大刀,不仅仅是怕死,而是害怕大刀砍下他们的头。如果头被砍下,他们的灵魂就进不了靖国神社,而鬼子最看重的,就是死后能够进那座神社。

吴荣凯所在的部队是57师169团,169团团长叫柴意新,这同样是一个文武兼修的将军,一般来说团长都不会是少将军衔,属于校官,但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柴意新,是57师参谋长兼169团团长,配少将衔。

常德保卫战中,柴意新率领169团坚守东门,而他们的对手则是116师团109联队和其他鬼子。109联队遇到柴意新,又要倒霉了。

109联队长布上照一被中国军人一发炮弹炸死后,铃木立继任。109联队久攻东门不下,就派坦克出击,中国军人没有平射炮,只能用集束手榴弹塞进坦克履带里,履带炸断了,坦克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铃木立恼怒异常,让日军排着整齐的队伍,发起集团冲锋,企图用他们迎着枪林弹雨的武士道精神,摧垮抗日军队的战斗意志。

这种疯狂战法,参加过衡阳保卫战的老兵卢庆贻也说过。他说,日军久攻不下,异常焦躁,就脱掉衣服只穿着裹裆布,端着刺刀喊着号子向前冲。

卢庆贻说前面的鬼子倒下了,后面的鬼子踩着尸体继续向前冲,就是要让中国军人害怕从而放弃阵地。

太平洋战场上,美军攻占了日军的阵地,日军怎么猛攻也夺不回来。于是几十名日军就拿着战刀走到美军阵地前面,在距离美军仅几十米的地方,。就在美军发愣时,日军发起了冲锋。

109联队联队长铃木立当时也杀红了眼,他穿着裤衩走向169团的阵地,而且还走在最前面。柴意新命令射击,一名狙击手一枪过去,铃木立当场毙命。铃木立死了,一项崭新的纪录辉煌地诞生了,他是日军在位时间最短的联队长。

每一任109联队联队长都有一个光荣的记录,布上照一是死得最窝囊的联队长,铃木立是死得最愚蠢的联队长。可能谁当了109联队联队长,谁就要倒霉了。

这几天常德西门北门也在激战。西门最危急时,余程万已无援兵可派,就派伙夫、勤杂兵去支援,这些从没上过战场的子弟兵拿着大刀狂砍,将已冲进了西门的鬼子硬是又压了回去。

11月28日,日军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狂轰滥炸,还是无法攻占常德,就开展心理战,用飞机给常德城散发劝降传单。吴荣凯说,当时战士们捡到传单,连看也不看就撕碎了。

这时躲藏在天主教堂里的数百难民也出来了,他们把舍不得吃的粮食捐给子弟兵,抬着担架奔赴在前线。常德城里,所有人都参加到了这场震惊中外的抗战中。连伙夫、难民都上了战场,战争的惨烈到了何种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老兵不死,只是慢慢凋零,现在还健在的抗日老兵已经不多了,希望老人家们都能安享晚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