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旦前导演张策:依旧做个“打工人”

最近“打工人”的梗很火,网友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相关的表情包或者对话,在互称“打工人”的过程中,有几分对自己现状的戏虐,也有几分与朋友之间相互的鼓舞。

“此时的朱总一定很伤心。”马小策在个人账号最近更新的视频《我和我的朱一旦》中如是说。

张策是一个十分有才华的人,在朱一旦这个账号走红之初,很多媒体想要一窥“朱一旦宇宙”的微观世界,但在这过程中都会自然而然的将焦点从朱一旦的扮演者朱亘身上转移到他的身上。如果说朱亘是朱一旦的骨架,那么马小策无疑是朱一旦的灵魂。

关于朱一旦的诞生,团队的说法是:他们同游杭州之时因为打不到车而被迫骑共享单车,张策看到一身奢侈品且手腕上戴着劳力士的朱总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碰撞感。

如今看来在杭州颇有碰撞感的一幕算是一个小火星,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正是将C座802的故事构架颠倒角度,老板变成了公司之中有血有肉的上帝,而所有的员工都被抽象化为符号式的人物。

所有的员工,就算是“十佳员工”也不过是老板用来取乐的工具人。最后用这样全新的视角诠释“打工人”的无力感,一下子引起了网友广泛的共鸣。

朱一的枯燥生活中有一集剧情是这样的:白天得到奖金的员工明知道买不起名车却仍带着妻子煞有介事的选车,最后用牵强的理由离开。被朱一旦通过4S店的监控看见了,在电脑前“笑出了”。

这正是根据马小策的自身经历改编。一次老板给他发了三万元奖金,他与妻子一起去陪邻居看宝马,在这个过程中他相中了价值一百多万的宝马740,在他正在意淫买下这台车时妻子提醒她:“咱们家现在的存款也就这三万块。”他顿时觉得十分尴尬。

在朱一旦的宇宙中,老板的困境总是被很容易化解的,但是社畜的困境却是永恒的,这似乎是他对于自己眼中世界的一种注解。

张策有一个富二代老婆,岳父是“包工头”,初到淄博之时岳父曾经邀请过他一起“包工程”说“一定比你现在赚得多。”在朱一旦这个账号成功之前,张策还只是一个平凡的打工人,我们从C座802能看出来他的才气,但是与“包工程”比起来,那样的收入水平肯定称不上体面。

他说自己是被保护得比较好的人,以前出差都是朱总帮助买表订酒店。也许让老婆做老板此言不虚,离开朱一旦团队,他可以暂离高强度的创作压力,更快乐地做创作,以后的家庭与事业交给妻子打理一部分可以更安心。

大家都在揣测张策离职真正的原因,可是网友们也大概知道,很多事情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讲明白。但是我相信有一点张策和妻子都没有撒谎,这次给老婆打工他依旧会做一个“打工人”,只不过这次是在压力相对小的条件下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写作这件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