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旦》导演怒赞妻子没有她就没有《劳力士

连续接受3家媒体采访后,本以为张策不想再聊《朱一旦》了,至少不想再聊《一条劳力士的回家路》。

66个问题在周五发给张策,一开始全无动静,突然两天后的周日晚上差6分钟就过12点的时候,他回了我一个同样文件名(“第一导演·张策采访提纲”)却多出原文件6K大小的txt文档。

他一口作气把这几十个问题全回了一遍,仅漏一题,像又完成了一个仍有空间的剧本。

我也不用再微信语音连线了,这个采访就变成了快问快答。索性,这也成了第一导演(ID:diyidy)第一次任性地不再给内容分什么小标题,分了会破坏节奏。

这两件事弄清楚了,可能就对当下互联网短视频金字塔尖的创作者有一个具象的认知。

他家境不差,少年也叛逆,但曾被老师强行从社会青年掰成“三好学生”,那还是因为聪明吧。

他的疫情大作《劳力士》触及十几亿人,可他依然在为“全网1000万粉丝,再用开始的模式已经逗不笑他们了”但“抖音只有400万粉丝”而苦恼,在互联网,你只能火,但没有慢慢火。

他反击“你的视频里,中产歧视底层”,因为他觉得,“怜悯也不是道德”,反正就是不赞同所谓的争议。

他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试图低调勤奋地一窜而上,尤其不吝啬对妻子的称赞:“在我出名一个月前她依然对别人说,张策是一把利剑,用好了你能直接在互联网掀起一番风云!”

张策:区别在于话题涉及面广,之前视频都是在解读某一类人,我这次的某一类,涉及到了10几亿人!

张策:首先我是这个时代的创作者,这个时代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经历和阅历的来源。创作方向只有一个,就是让大家看着我的作品能笑出来,题材不拘一格!

第一导演:微博下面你的置顶回复是“此故事纯属虚构”,其实你也会为这个短片的破圈影响力而担忧?

张策:没想到会破圈,对破圈的概念也有点模糊,如今这个全民短视频爆发的时代,圈很模糊了吧已经!

第一导演:你说“现实有时候比电影还敢写”,你觉得这个“敢”字具体意味着什么?

张策:爱看名人传,幻想自己能像他们一样做一个影响很多人的人!没吃过大苦,没享过大福,家里父母做生意勉强称得上有点富裕。

初中被严厉的班主任从一名社会小青年强扭成班级第二,高中三年因为性格和恋爱原因,被“嫉恶如仇”的班主任发配到班级右下角,大概1年半!大二因为犯错误,被罚掉了两个奖学金,恰好爱上了拍摄短视频,于是豁然开朗,弃医(兽医专业)从文(视频)!

张策:毫无兴趣。读书时就开始做大量视频,大概拍了60多部,进步小,主要锻炼了编剧和导演以及剪辑思维等能力!

张策:不用兼顾,直接舍弃!跟喜欢点名的老师明讲:我不喜欢这个专业,将来也不打算从事这个专业,即使坐在这里,我也是在浪费时间!大部分老师都能理解!

有一位让我印象格外深刻!有一次学校教务处检查,他让班长打电话让我过来坐上半节课,然后等检查完事,老师告诉我说:张策,没事了,你去忙吧!

第一导演:站在当时,你并不能确定自己做视频就一定能保证所谓的前途,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有没有纠结过?

张策:没有纠结过,我身边有一个女孩,在我想放弃,自卑,接受现实时,她相信我一定会在视频领域会做出成绩,她相信我,鼓励我,看我的作品总是在笑,一步步把我的自信建立起来!她现在是我老婆!

直到我做出成绩前一个月,她依然能跟别人说出:张策是一把利剑,用好了你能直接在互联网掀起一番风云!我当时特别惊讶,我当时可谓毫无成绩,只有她还能如此这般相信我,如此这般高看我。

张策:初步接触,觉得朱总有能力给我提供自由创作的土壤,没有解释,我又去公司把我所有的问题写在本子上,对着朱总和王总(另一个老板)一番交谈,最终觉得两位老板虽然是初入视频行业,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理念,看重未来的原创内容!

张策:我回到淄博只聊了朱总一家公司,合适,我就留下了。谈完之后,我就告诉自己牟足了劲头干!其他本地公司给什么条件我不清楚!

第一导演:做第一支视频,朱总是半个月后才把它上传分发,那半个月里你有跟他进行什么交流?

张策:没有交流,只是说,你把账号的名字改一下,叫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反正你天天刷抖音,弄个几千粉丝,在朋友间不挺有面子!

张策:后来有一天,朱总跟我说,我发啦哈,然后我们都没在意,他去打牌了,我回家了。晚上我看了看,涨了400多个粉丝!还挺激动!

张策:第一期第二期都写出来了!第一期拍完觉得特别好玩!于是有试探性的问朱总愿不愿意再拍一期!他同意了,半个小时后,就拍完了!

张策:街头乞讨。哈哈当然不是!大概率继续周更搞笑小短剧《C座802》,盈利跟现在差一个量级!

第一导演:劳力士是真的,老板身份也是真的,这个“包袱”或“彩蛋”被观众得知,是在第一条视频上线期全爆之后,被微博B站搬运了之后,被人扒出来的!

第一导演:跟朱总之间年龄、阅历、身份不一样,你是如何带入这种中产思维的?

张策:我大学的时候参加过一个青年企业家协会的春季团建,里面全是中产思维,还有大四认识一位老板,带了半年,他也是中产。

张策:喝醉了我俩才真正的沟通!平时只是老板和员工,演员和导演之间的沟通!

第一导演:朱一旦这个人物是站在中产视角的,会不会觉得中产对底层的挖苦有时候在道德上不周全?

张策:人都有善恶,没有刻意展现过,也许别人所认为的恶,只是他为了一己私欲开的一个小玩笑!

张策:没有,世人慌慌张张,无非是图碎银几两,正是这碎银几两,能解世人万种慌张!

第一导演:当你从相对底层去创作故事时,他会在所谓高层,给您提供一些素材与视角吗?

第一导演:用模式化的“枯燥”里实现有趣,其实很考究,这种灵感的来源是哪里?

张策:压力大,全网十几个平台,将近1000万粉丝,再用开始的模式已经逗不笑他们了!

第一导演:制作水平的提升和文本想象力的维持,哪个是你觉得《朱一旦》系列现在最需要做的?

张策:这个问题问出了水平啊!一直不够,有时候公司来个人,有鲜明特点的人,我都要迅速想出一个大纲,拉上朱总大致的拍一些人物位置关系,然后后期再写剧本,找朱总补拍一些镜头!

张策:有些演员不可控,有些场景不可得,有些话题不能涉及的时候,想出了二维世界!

张策:有,抖音才不到400万粉丝,看着别人10几个视频涨到1000万的时候,会有!看到很多在其他平台反响很好的视频,在抖音无法投Dou+的时候也会。

第一导演:搞笑视频里藏了许多悲凉,关于现实束手无措、阶级分化、权力的话事权、底层的嘴脸……你怎么看这种本质?

张策:陈可辛,喜欢《中国合伙人》。他很会讲故事。康洪雷《我的团长我的团》我的最爱。宁财神、尚敬。

张策:叫兽,娱乐时代在更新中分手的导演,但至少辉煌过。卢正雨,我大学时很喜欢,很仰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