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不拖沓无注水的4本修真小说看着睡不着熬夜还想看!

简介:重生来到修真世界的秋果,凭着过人的天赋在门派过得如鱼似水,却被飞来横祸毁了一切。经脉尽断,丹田被毁,成为凡人的秋果没有沉沦,反而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长生之路……

大荒山的外围,一向有很多的修仙者来历练。不仅仅是为了要猎取妖兽,还有很多的灵植,说不定就会碰到什么机缘巧合,得到什么宝物。

所以,这里的人一向不少。不过,秋果尽量避开人群,修仙界什么人都有,杀人夺宝的事情是经常发生,丁师兄对她时时耳提面命,要她小心身边的人。所以,在自己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还是绕道而行最好。

秋果孤身一人,好在神识比较强,对那些强大的妖兽或者修真者基本上能及时避开。不过还是遇到几起袭击。要不是萧变态对她的魔鬼训练,也许她早就挂了。

秋果感应到前方有一个小溪,想去休整一下。刚才被一个会喷火的二阶妖兽火狐袭击,幸好自己反应快,躲过去了第一波,没想到还有另一只火狐计算好她闪躲的位置袭击,幸好自己及时开启防御盾,但是头发啥的还是被烧了一半,弄得狼狈万分。果然狐狸都是狡猾的。还好,它们的进攻比较单一,主要是靠突然袭击及配合。秋果祭出离火成火剑,刺中一只狐狸的头,可惜,马上无声无息的燃烧,只剩一堆灰烬,啥都没留下。还指望用它的光滑的皮毛,可以防火,做一件防御衣服呢!所以,离火是不能随便用的。只好用火荆棘缠住另一只,中毒倒下了。二阶火狐,它的皮毛和骨骼可以炼器,血液和皮毛可以制符等,总之,一身都有用。自己用不了,可以卖掉。

因为神经高度紧张,而且第一次实战,秋果感觉灵力和神识消耗很大,要知道,周围可能虎视眈眈的隐藏着很多的妖兽,收拾完火狐,秋果赶紧离开原地,说不定一会就有其他妖兽闻着血迹过来了。

感应前面有个小溪,秋果就向前面飞去。现在她不敢使用她的小花,虽然防护强,毕竟速度太慢,招出的是一口飞剑,速度很快。快到小溪时,秋果一下子想到一个问题,妖兽要喝水,定然会去小溪,那么小溪就会很危险。虽然她的神识没有搜索到什么妖兽,但是,更加证明那里应该有个厉害的妖兽盘踞。要知道,强大的妖兽附近是没有其他的妖兽在的。这是妖兽的领地意识。

秋果想到这里,转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摆上防护阵,及隐匿阵法,在阵眼处摆上几颗灵石,启动阵法。这个隐匿阵法筑基期以下的妖兽都不会发现,防护阵法可以经得起筑基期的两个时辰的攻击。很多妖兽的嗅觉非常厉害,所以秋果在周围加了一些药粉,能散发出泥土和青草的味道,然后在里面打坐恢复灵气。

一个时辰后,秋果收起阵法,踩着飞剑,捏了个防护诀,准备了一叠灵符在手,向溪边前进。虽说有可能有强大的妖兽,但是溪边很可能有高阶灵植。这是秋果来这里的另一个主要目的。

溪边静悄悄的,清澈见底,微风吹过,溪边的植物随风起伏,一颗高大的樟树叶子沙沙的响,阳光洒在叶子上,洒在水面上,金光闪烁,不断跳跃。一片祥和静谧的感觉。

可是,秋果不敢掉以轻心。祥和中有可能暗藏杀机。四目望去,突然看见水边有一株草在随风飘摇,中间一根茎上结了一颗小小的碧绿的果实,那不是金兰草吗!金兰草,二阶灵草,长在水边,五十年一熟,结一颗果实,果实紫黑色为成熟,早摘,晚摘都没有用,早摘了没啥效用,晚了,则化为灵气融入天地之中。只有等它正好成熟的时候摘才最好,是治疗神识的必备良药。金兰草种植非常不容易成活,外面也很少看到。长相普通,像一般的水草,在它成熟到凋零只有两息时间,所以非常难见到。秋果要不是见到它的果实,又对灵植相当了解,也会轻易放过的。现在果子是绿色,到成熟还有一刻钟。一般灵草旁都有灵兽守护,这个灵兽是什么,又藏在哪里了呢!

秋果神识扫视周围,没有发现,又看向水面,难道在水底下,秋果把神识潜进水里细细搜索,终于发现一条细细的小蛇缠在金兰草的根部。那条小蛇,秋果皱皱眉,是二阶妖兽,名字叫翼蛇,秋果在《妖兽录》里见过,虽然体型小,可是很难对付,能喷出毒雾使人灵力全失,速度非常快,而且会飞,有一对小小的翅膀,还好,体型小,没进化,如果体型再大点,说明进化到三阶了,那秋果只有逃跑的份了。秋果以前就最怕这种软软的爬行动物,何况这种又会飞又会喷毒气的家伙。要是这条翼蛇吃了这个果子,大概就可以进化到三阶了。所以,它应该是志在必得。

秋果也不能避。如果一有困难就逃避,遇事就退缩,那很难进阶,很难有所成就。

估计翼蛇也是等果实成熟那刻,秋果做好准备工作,含了颗解毒丹在嘴里,加了三层防护,想了想又加了一层防护。时间慢慢流逝,真的流逝的很慢,一人一蛇对峙的时间果然是特别的漫长。

金兰草的果实的颜色慢慢变紫,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终于变成紫黑色,一股幽香慢慢飘散,成熟了。秋果边凝聚灵手去摘果实,同时凝聚火球袭向翼蛇,翼蛇也动了,秋果用火球阻止它接近果实。翼蛇身体一扭,越过火球,闪电般吞下灵果,而金兰草随即枯萎秋果气坏了,就在她的面前,把胜利的果实吞掉了。一把火剑祭出缠绕在翼蛇身上,虽然可惜,可是不能看着翼蛇把我的东西就那么吞掉了。翼蛇吞掉灵果之后,马上要突破进阶三阶了。这时候也是它最脆弱的时候,不杀掉它,难解我心头之恨。可惜化为灰烬,它的骨头啥的上好的炼器材料就没了。怎么回事,它只是皮被烧成焦糊,行动有些受阻碍,其余没啥大事,眼看它要突破成功,再不想办法就没法制住它,到时候逃命的就是我了。

百忙之中,只想到了一个收灵宠的口诀,因为前不久才用过,所以很熟。趁它现在比较虚弱,牺牲掉一滴心头血,把它收了吧。要知道,杀不死它,又不肯放过它只好收了它。秋果最厉害的就是它的离火,要是它不怕离火,秋果也没有把握杀死它,要是不能杀死它,它突破之后,就相当于人类的筑基期了,想必速度更快,秋果估计是逃不掉的。

秋果很郁闷,这一下就收了两个灵宠,想起那个翼蛇想起冰冷冰冷的滑腻腻的,就非常不喜欢,本来打算要收一个本领高强的灵兽做帮手。起码要可爱,像紫菜,要不然要拉风,像萧师叔祖的碧水兽。

还好,签了契约后,对翼蛇有一种亲切的感觉。翼蛇这时已经完成进化,突破到三阶了。长大了一圈,绿油油的身体,表面重新长出一层细细的鳞片,额头部位有两个突起,如果用离火烧,说不定这层鳞片都烧不掉啊。要不要试试啊,秋果正想着,翼蛇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哀叫道:不要啊,我的可爱鳞片不禁烧啊。

算了,放过它这次好了。反正它现在是自己的灵兽了,灵果反正也是被自己人吃的。秋果安慰自己。心里又总结了一下刚才的战术。就是没想到翼蛇能快到那个程度。

简介:玩游戏的班福被大区好友恶搞绑架,意外身死,穿越到《想不想修真》游戏世界中……

莫徊看班福为了参加宗门大比,如此拼命修法,这段日子灵药园的工作,也就没再让班福管理。

说起来莫徊心肠还是极好的,班福也有一点感动。初临异世界的排斥心理正逐渐淡化。

现在班福主要任务就是每天修炼《五行聚灵诀》和从储物袋中得到的《茅山诀》,毕竟到时候参加宗门大比时,一些剑招法术还是要用的。

修行本来就是逆天之事,一生汇总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劫难,除了天劫还有人劫、情劫,如果只是静修就可以成就大道,那每个人抱着一本法诀,找个无人的山谷静修就行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问题是就我这点道行,也打不过炼气七层的师兄们啊。”班福仰天大喊无奈说道。

“我有一法诀名为《游龙身法》,虽然只是低阶身法,却很适合你现在的境界和状态。你只要境界达到六阶,再配合这套身法,获胜几率很大。”

“不是不告诉你,早告诉你之后,你就有了依赖性,要不是看你现在要泄气,我还不会告诉你。”

封继续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释放火球术的速度非常快,基本已经属于是顺发一阶法术了。

一般人如果顺发就要借助符纸或者修为达到更高境界。你能顺发法术,这说明你有庞大的精神力做支撑。

等你六阶后我再教你一招心神攻击得手段,以你现在的境界,对敌时能使对方身心恍惚片刻,对方恍惚的瞬间就是你获胜的关键。”

“此术名为《死咒术》,虽是一阶道术确实可以根据使用者精神力无限加强的,只是现在还不能教给你。

这道法术凶险异常,现在教给你有害无益。幸好这本法诀是我所创,你可以一直修炼下去,就是门槛比较高。

一般境界达到金丹期修炼比较保险,一旦失败轻则损伤道基,重则灵魂受创有性命之危。

仙帝封还提议班福不能一直打坐修炼,还必须要有厮杀经验。于是后山的低阶妖兽遭了秧,本来就只是土生土长无忧无虑的妖兽,挨着上清道也没有什么危险,哪知道来了班福这么个人物,尤其是一只熊和蛇简直成了班福的陪练。

幸好蛇和熊都未开灵智,只靠本能攻击,否则它们凭借肉身的优势,班福绝对打不过。

如果肉身和境界不匹配很容易爆体而亡,谁让班福有药粥打基础还有聚灵珠时刻滋补肉身,从而极大解决了因肉体修为不足引发的爆体而亡的问题。

“也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打得过白若南。”班福还记着当初白若南拿件威胁他的事情。

这段时间白若南隔三差五的回来找班福,班福一直纳闷白若南怎么有这么多闲暇时间。

“你这一个月都来了接近二十次了,你不烦我都烦了。这次来又有什么事。”班福问道。

“我怎么这么不信呢,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快说。”班福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白若南。

“嘿嘿,我这不是太无聊了吗,昨天四处溜达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美女,就过来向你打听打听她的情况。

“原来是春天来了,什么样的美女能入你少宗主的法眼。上清道我认识的人不多,还真不一定知道。”班福赶紧先给白若南打一下预防针,省的到时候被白若南抱怨说他无能。

不过我可以把我的好朋友蔡十三介绍给你认识,他入门时间久一些,应该会认识你说的女子。”

“菜鸡十三?这个人我知道,筑基十二次都失败的人物。我一进你们上清道第二天就听到了他的事迹,你竟然认识他。”白若南竟然两眼放光的问道。

“哎吆,蔡十三还成了名人了。”班福田坎的说着,又看了看白若南的眼神说道:“你不会是个基佬吧,,离我远点。”

“什么呀,听到他的故事想起了我的遭遇,心有戚戚罢了,认识一下应该会有共同话题。”

“那你说说你见到的大美女长什么样子,我先看看认不认识。”班福看白若南神情有些萎靡,急忙转移话题。

“奥,她呀,差不多这么高。”白若南比划了一下,“身穿白色霓裳,头系青色丝带……”

简介:一位现代青年穿越成为一位修真小掌门后 如何一步步走向巅峰 我心中的修真修魔界。

许军本来想在拍卖会上能够拍到一些满意的东西,不料拍了许久都是些灵药,灵丹之类的东西,连养气丹也当成了宝贝,都拍出了五十颗灵石的高价。

想不到养气丹怎么这么值钱,那以前我岂不是吃的太奢侈了,许军暗暗的想。他也不想想,服下了养气丹四阶以下可以提高一个层次,怎么可能便宜的了了。

其实许军最想拍到的是法宝。他在比武中对法宝的厉害是印象深刻,不深刻也不可能。第一次吐血就是因为摄魂铃导致的,第二三次吐血却又是由于千渡伞的强大威力造成的。

看着一件件拍品上来又被人拍走,许军却是没有合意的想购买的东西。以为这次拍卖会即将空手而归的时候,不料出现了古玄洞府出土的一件残缺的藏宝图。

这古玄原来是三山界最有名的一位修士,已经破界飞升了。他原来是人界最有名加最富裕的修真者。每一件出土的古玄遗留的宝藏都曾引起不少的风波。

本来许军对这藏宝图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这时门派任务却提示要许军拍下来古玄的藏宝图。许军见既然这样,搞不好系统真的能修复这残缺的藏宝图,说不定这次能找到不少好宝贝。

想到这些,许军就不禁兴奋起来,忙举起了号牌,大声喊道,‘我出一百五十颗灵石,’脸上还露出了兴奋之色。

四周的人都议论纷纷,‘这藏宝图几乎每次拍卖会都出来卖,本来要一千灵石,现在都降到了一百五十颗灵石,想不到又出现了一个白痴。’

‘估计这傻子买了回去又会后悔了,下次来这藏宝图估计就只能卖一百颗灵石了。’

听着周围的议论,许军当然不为所动,反而心中窃喜,越没人看的上,这件宝贝就越有可能底价卖给自己了。

许军正想着自己捡着个大便宜了,不料突然杀出来个程咬金,居然要和他抢。他仔细一看,居然是那陆仁甲陆掌门。

原来这陆仁甲陆掌门由于被小白龙打得太狠,受伤过重,不能参加比武,结果只能派长老上去比武,结果被打败了,最后只得了第五名,与晋级名额擦肩而过。心中对许军很是怨恨。

看到许军出手买这藏宝图,虽然自己不怎么想要,但是看到许军一脸兴奋的样子,就存心抬价,喊出了一百六十的的价。其实他心中也是很忐忑的,有点怕许军不要,毕竟一百六十颗灵石不是小数目。

许军见这陆仁甲加价,也是不犹豫,喊了一百七十的价。旁边的门人本来看到许军出价就十分不解了,见许军在出高价都有点着急,都劝许军不要出价了。许军说,‘我自有道理,不会白花灵石的。’

就这样彼此互相比着出价,一下子就到了两百多颗了,许军都烦了。小师妹,黄伟他们也是觉得太不值得了,却又不好怎么劝的,毕竟掌门说了自有道理。

‘三百颗,最后一次出价了,假如还有人出价的话,我就不要了。’许军面带寒霜的说。

主持人也兴奋起来,‘三百颗,还有没有出价的,三百颗那位道友还想不想加,古玄真人的藏宝图难得一见的宝贝啊。’心里却想着两个白痴,出的越多越好,老子的佣金就越多。

这时陆仁甲犹豫了,他喊价不过是和许军斗气,真的要他拿出来他会心疼死的,门里的长老们也不会放过他。这时他也只有不吭声了。

‘三百颗,第一次,三百颗,第二次,三百颗,这位道友机会难得啊,你真的确定不要了吗,’得到陆仁甲的无视之后,主持人终于敲下来锤子,

终于得到了,许军拿到那藏宝图不由得喜滋滋的,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宝贝正等着他去哪,他又开始做起来白日梦。

这藏宝图色彩斑斓,简直乱七八糟,你想看出什么门道来,只可能是做梦。许军拿着藏宝图也有点傻了眼,这怎么找宝藏啊,简直就是鬼画符,说是藏宝图,简直就是小孩尿床画的地图。

看到了许军一脸的失望之色,陆仁甲也不由得露出嘲笑之意。许军看了这陆仁甲,也是恨得牙痒痒的,这老是和老子过不去,小白龙怎么就没把你给抽死!害爷爷我又多费了一百五十颗灵石,想到这,许军就觉得心疼。

叮的一声,提示又来了,获得残缺的藏宝图一张,触发了寻找古玄遗留的宝藏的任务。奖励藏宝阁图纸一件,黄巾力士符箓一张。

许军这才有点醒悟过来,难道这藏宝阁能够修复这藏宝图,这才重新高兴起来。看了陆仁甲一眼,露出得意之色,不管你怎么样,一百五十颗灵石,比起古玄遗宝又算的了什么。

难道这许军能参透这藏宝图,不可能的,他也曾经买回去研究了五年,什么都没有发现。还是让这白痴高兴去吧,还真的以为天上能掉馅饼了。其实他忘了他也曾是希望掉馅饼的其中一员。

后面的拍卖会许军也是没有心情参与了,满脑子都是藏宝图,藏宝图。想着自己怎么找到宝藏,怎么灵石成山,法宝成堆。

拍卖会结束之后,许军也就和众人回到了旅店。回到了旅店,大家就开始谈论修真者聚会的事情,小师妹谈到那演的戏还是有点眼泪婆娑。

真是看戏的傻子,演戏的疯子,这么狗血的戏剧有什么好看的,最可恨的还是太监。平生看书就最恨太监了,老是写了一半就不写了,这里的戏剧也是一样,到了吊胃口的时候就没了。

结果后来谈到了藏宝图的事,都说许军掌门不该买,这东西都从一千灵石贱卖到一百五十灵石了,难道别人都找不到的宝藏你就能找到哦。虽然没有质问的语气,但是却明显有质疑之意。

许军见门人这样,也没办法具体解释,只好说,‘你们以后会明白的。’说完就扔下他们独自回房了。

这时小白龙还在睡觉,许军见了也是苦笑,这夯货除了吃就是睡觉。自己也回到了床上打坐练功。吃了一颗小培元丹就开始运行真力了。

大家准备好以后,就准备到三山派的迎宾处告辞,把号牌还给三山派。来到三山派迎宾处,也是有蛮多人了,都在和三山派辞行。

三山派的人也是十分热情,还每个门派都赠送了不少修真灵果,让他们在路上吃。最最重要的是还有浮空艇,由三山派弟子护送回到门派。

由于这些门派都有不少灵石在身上,容易让一些修真者见财起意,打劫修真门派。以前就曾经出现过几次,三山派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凶手找了出来。所以才有人派弟子护送的浮空艇坐。

这浮空艇像个雪茄型,中间有点空间容纳人,看起来很小,有点奇怪怎么能容纳下来十个人。飞上去才知道里面的空间不小,座位还挺多的,可以容纳二十几个人都没有问题。艇中别有一番天地。

简介:主人公偶得一部旷世修真功法,从此踏上无上修真大道。打贪官、杀奸商、收萝莉、征御姐无比开心。

随着走的越深腥气越大,杨宇感觉到这个猛兽一定不简单。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杨宇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一个石室前面。大约六十平左右,石室里面摆设十分简单。正中央一个石桌,上面有副茶具,右侧有个书架,上面有不少的书籍,书籍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石室的最里面是一张玉床,上面铺了一张兽皮,兽皮上面是一个蒲团。

让杨宇大吃一惊的是蒲团上面盘着一条大蟒。这条大蟒通体黝黑,最粗的地方有人的腰一般粗,最吓人的是大蟒竟有两个头,正吐着蛇信儿张着血盆大口,打量着杨宇这个外来者。从大蟒的眼神里看的出来,它不欢迎杨宇。

杨宇看着这个瘆人的大蟒想到乾坤造化诀里的灵兽篇,想起了大蟒的名字叫媾蛟。相传是龙的后代变异而成,攻击力低,防御力低,但是它有一个好处是它的血可以激发,治疗寡人之疾效果是立竿见影。

一人一蟒就这样对峙着谁也没动。时间长了,杨宇受不了了。杨宇进山洞就是想看看这里有什么宝贝,现在看来除了媾蛟没看到什么,媾蛟的血是好东西,但是杨宇也没把握能把媾蛟杀掉,再说即使杀掉了,媾蛟的血也没有合适的东西放置,就想转身就走。但是突然他想起有这个灵兽呆的地方可能有什么别的好东西呢,杨宇试探着走进了石室。

刚进入石室,突然腥风大作,那头媾蛟看到杨宇闯了进来,马上直起足有六米多高的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带着一股腥气,向杨宇扑了过来。

“嗷,”风灵术击中媾蛟,虽然没有打伤它但是还打的媾蛟一声大吼,并且停止了攻势,非常顾忌的看着杨宇,摇晃着它那黝黑又粗的身子看着杨宇。

“哦,就这么点能耐啊,”杨宇看到一出手就吧媾蛟打了回去,一下子信心就来了。急忙对着媾蛟说道:“你能听懂我说话么,我就是来看看有上面好东西没有,对你没有恶意。完了我就走。”

“你答应了?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就是来看看这里有什么好东西我能用到的,要是没有呢,我马上就离开,好么?”杨宇发现媾蛟好像能听懂人语,马上和它商量起来。

“嗷,”媾蛟竟然点了点头,竟然同意了,然后退回了床上的蒲团上面,居然闭上了眼睛,好像睡了。其实要不是杨宇用风灵术打了媾蛟,它发现这个外来人很难对付,怎么能同意外人在自己的地盘撒野呢。

“那好,谢谢了。”杨宇看到媾蛟默许了,就走向右侧的书架。上面有好多书,书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杨宇弹去灰尘拿起一本书,翻开一看,《易经》。没用,杨宇对这个不敢兴趣。又拿起一本《龙爪手》,没兴趣,要是《抓奶龙爪手》就好了。

杨宇一本本的看,都是一些武术的秘籍。杨宇有乾坤造化诀当然对这些不感冒。翻到最后一本的时候杨宇突然精神大振。书名《敛息术》,这是一本能收敛自己气息的功法。

无论是什么人都带有自身的一种气息,比如上位者有种霸气,杀的人多了就自带一种煞气,像杨宇这样的修真者也有自身的气息,同是修真者可以看出杨宇现在修炼到什么阶段,这敛息术就是可以把自身气息收敛起来的法门,而且修炼起来极其简单,杨宇只用一刻钟的工夫就把这套《敛息术》学会了。

那头媾蛟原本闭目盘在玉床的蒲团上,见杨宇往这边走来,赶忙张开铜铃般的大眼睛,露出警惕的眼神,吐出大红的蛇信儿,直起了又高又粗的身体。

杨宇刚开始进入洞穴的时候,乍一看到这媾蛟是被吓的不轻,但是刚才和媾蛟打了一个回合,发现这媾蛟也就长的吓人,实力太一般,根本对自己够不成威胁。如果现在动手的话,杨宇有一百个信心能杀掉媾蛟。

所以,看到媾蛟如此的反应,杨宇更加想去玉床那里看个究竟,他猜想自从自己进入山洞,除了媾蛟攻击自己的那一次以外,它就没离开过玉床,所以如果有宝贝那就是在玉床那里。

媾蛟看到杨宇根本没害怕它,径直往玉床走过来,它可沉不住气了。“嗷”的一声,弓起水桶粗的身体,张开血盆大口,直奔杨宇咬去。

眨眼间,媾蛟就到了杨宇身前,杨宇虽然早就戒备着媾蛟的偷袭,但是毕竟对敌经验几乎为零,反应什么的自然慢了半拍。眼看就被媾蛟咬到了,杨宇意念一动,土灵术突然使出,一道土盾就挡在了杨宇的身前。

媾蛟眼看就要咬到杨宇了,突然出现了一个土盾,想要绕开已经来不及了。结结实实的和土盾来个亲密接触,土盾当时土崩瓦解,媾蛟则被土盾弹出老远,一顿翻滚才停了下来。疼的媾蛟嗷嗷乱叫。

杨宇一看土盾建功了,挡住了媾蛟的攻击,而且还把媾蛟伤的不轻,不禁心里大喜。

既然,媾蛟先动手,想要杀杨宇,杨宇怎么能对它客气。想到刚才风灵术对媾蛟的伤害不大,杨宇赶忙对着媾蛟放出木灵术。

只见从媾蛟的身下突然生出绿色带刺的蔓藤一直向上缠住媾蛟,蔓藤上的刺也刺入了媾蛟的身体。媾蛟就发出瘆人的惨叫,晃动起庞大的身躯,想要挣脱蔓藤的束缚。

杨宇见状,马上对着媾蛟丢出火灵术。火灵术施法速度要比风灵术慢些,但是伤害要比风灵术高。丢出一个火灵术,杨宇就急忙接连放出风灵术,第一次交手风灵术没对媾蛟构成什么威胁,但是现在先使用了木灵术,减弱了媾蛟的防御力,所以杨宇才又使用了风灵术,毕竟风灵术是瞬发的。

一个接一个的风灵术放出,杨宇也无暇去看媾蛟的情况,毕竟是第一次实战,杨宇还嫩着呢。杨宇只听到媾蛟的叫声越来越小,才反应过来,媾蛟可能已经没有能力反击了。

直到媾蛟一点声响都没了,杨宇才小心翼翼的走到媾蛟面前。低头看去,地上只剩了一滩血,骨头都没剩。杨宇急忙从背包中取出一瓶水,把水倒掉,把媾蛟的血小心的装入瓶中。这媾蛟的血可是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

难道是要突破了?杨宇心想到,还是找找看有什么好东西吧,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突破,有了筑基丹相信突破的成功率能大些。

杨宇来到了玉床前面。伸手摸了摸,一丝冰凉之气透体而入,没什么异样。仔细端详了一会,这玉床虽说制作的简单了点,但是体积大应该能值点钱。这是昆仑山特有的昆仑玉制成的,可是没法带走啊,太大了。

杨宇不禁又感慨起来,有储物戒指就好了,可是那得筑基期以后,学会炼器,还得有材料才行。哎!真是望宝山空叹啊。

杨宇感叹了一会儿,目光又转向了床上的那个蒲团。蒲团大约有一个圆桌面大小,本来外面是包着一层布的。但是媾蛟成年累月的在上面盘着,外面的布已经被磨掉了。露出里面的黑呼呼的好像是一块石头。

杨宇伸手摸了摸,突然一股无比充沛的灵气进入杨宇体内,沉入丹田。‘灵石’!这感觉和高志远送给杨宇的吊坠是一样的,就是灵石。好家伙,这么大的一块灵石,杨宇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是太大了,没办法带走啊。

玉床虽然价值连城,杨宇带不走不觉得惋惜。但是这块大灵石可就不同了,杨宇现在是修真者,看到这么大的一块灵石,还带不走,那种心情可是沮丧极了。

突然,杨宇看到在蒲团的旁边有个不起眼的一小块东西。这东西好像一块黑铁,但是表面还有些白点,好像雪花似的。让杨宇想起来,乾坤造化诀里记载的一种炼器材料。

杨宇不禁大喜,如果现在我在这里突破到筑基期,然后用这个极陨铁炼制出空间戒指,就可以把玉床、灵石什么的都放到里面,就可以带走了。

想到这里,杨宇又在石室里转了几圈。确认这里很安全之后,就盘膝坐在了蒲团之上,准备突破。

拿出筑基丹,吞入口中。丹药刚入口杨宇就感觉一股如洪水般的灵气从丹田升起,然后势如破竹的冲向全身。杨宇慌忙镇定心神,运起乾坤造化诀引导者这股灵气顺着功法的路线一遍一遍的游走。

筑基丹的大量灵气再加上身下的灵石涌出的大量灵气,充斥着杨宇身体的每一部分。过了半个多少小时,随着杨宇身体里发出轰隆一声脆响,通往筑基期的那道壁垒终于被冲破了。

杨宇感觉到身体里充满了大量的真气,如果说以前是一条小溪的话,那现在杨宇体内的真气就是一条河。杨宇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真气在自己身体里的流动。

进入了筑基期,杨宇达到了知微的地步,产生了神识。方圆百米之内的一切事物和动静都在杨宇的识海里,即使是在黑夜,杨宇也可以感知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